返回

我是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3章 不稳定的未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没用,看不到的。”
    周文摇了摇头。
    “那又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漫游人吗?咱们的特殊力量不就是偷看作者的大纲,要是没了这个手段我还怎么当这个主角……”阳皱了皱眉头问道。
    周文和巴恩斯被他的话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他俩也知道阳就是个神经病一样的存在,他偶尔是会说出这些不着调的话,也就没有细究下去。
    “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这条时间线使我们开辟出来的,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我也不确定,你也没有办法确定,总之我俩都没有百分百可以肯定一些事情,包括人类到底最终能否进阶到高水平文明,一切都是未知数,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漫游人,这也直接导致了后续时间线的无数种可能性,我们看到的东西并不完全就是真实的,而你俩,我说了,你们后面面对的对手,是远远超出我们此前的任何一个等级的敌人的,也超出我们目前的知识水平,简单的说就是,未来的敌人可能是凌驾于漫游人这一层身份之上的,我们没有办法提前看到它们的存在,而它们,也许此时就在注视着我们。”
    周文说了一大串乱七八糟的话。
    连已经是漫游人的阳,都没有听懂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旁边的巴恩斯对此就更加一无所知了。
    ……
    “这么猛?”
    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是有想象过面对那样恐怖的对手,但是超越漫游人之上的存在,暂时他是想象不到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物。
    对阳来说,他见过无数种特殊的进化者,但是从特殊能力上来说的话,暂时还没有哪一个是能够和漫游人这样的超级能力相提并论的,这实在太过于bug了,简直就和偷看作者写作大纲没有什么区别了。
    即使是周歆歆那种空间上的肆意跳跃,或者是珊莎那种极致的空间破坏力,都没有办法和漫游人相比。
    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思维可以理解的东西。
    ……
    时间跳跃啊,时间跳跃。
    这玩意儿,阳感觉是最强大的存在了。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强大更加bug的力量吗?
    ……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毕竟我也没有真正见过你们俩的未来,只能就是,给你们提个醒,在现在的地球上,你俩的确是已经无敌的存在了,但你们也都知道,地球嘛,放到宇宙里,就只是一个小到完全不起眼的存在,连一颗沙子都算不上,威尔人也是,神域也是,说白了都只是沧海一粟,眼界要放宽一点,再宽一点,你俩没见过的,所无法想象的东西都还有很多,往后自己去见识就是了。”周文咕噜咕噜又喝了一杯黑咖啡。
    这家伙把咖啡喝出了啤酒的气势来了。
    “舒服~”
    他嘀咕着,又继续吃蛋糕。
    ……
    阳和巴恩斯在旁边面面相觑。
    周文的话,让他们重新有了一种危机感。
    这就好比,你辛辛苦苦打游戏,把自己打成了全服第一,但是突然间服务器准备和其他服务器合并,这时候你要面对的一切都是你过去所没有见过的东西。
    一切都和你过去经历过的事情无法相提并论的。
    就像是玄幻里作者最喜欢在完结的时候巴拉巴拉的那种台词——结束,亦是开始。
    ……
    如果让阳偷看到这句台词的话又得对着作者一顿吐槽了。
    不过没关系,这句不给他看。
    ……
    三个人,在非正式的时间领域的咖啡厅里聊了挺久的。
    大部分时间都是周文一个人在边喝咖啡边废话。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场对话,在后续很长一段时间线内,周文所说的那些废话全都应验了,而且最关键的在于,他并不是真的看到的什么未来的画面才说出的那些内容,他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但是最终那些猜测的内容都一一应验了,后面的阳和巴恩斯一度怀疑周文不仅仅是个漫游人还是一个算命的。
    但这都是后话了。
    这场谈话的过程还是非常平和的,大家有一句没有句地废话着,最后也和和气气地解散了。
    按照周文的说法,他走到这一步,就已经和自己的使命说再见了,往后时间线内的一切麻烦和问题,都只会由阳一个人去搞定,原因很简单,他的命运和时间线已经独立开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慢慢地丢失自己的漫游人能力,这并不是主动的,而是他的身体机能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支撑他在各个时间线内穿梭了,即使是在本时间线内进行跳跃,也很难做到,强行乱动的话,就会是把自己的小命弄丢的下场。
    作为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他也是相当的惜命。
    而且,运筹帷幄十几年之后,他现在基本上就只有一个想法——好好活下去,好好陪陪自己的女儿,最好是能够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目睹这场人类进化的全过程,不管最终到底人类文明是成功进阶还是失败退场,都已经不再是他所能够左右的了,一切都已经交到了年青一代的人手中。
    战争,有世界联合军方和以珊莎布奇为首的进化者们去应对,而科研和发展,则是由以扎克为首的那群天才团队去执行,周文很快就会告别自己的漫游人身份,他将和其他人一样成为这条时间线内的芸芸众生,隐身起来,从曾经那个能够左右时间命运的人,逐渐回归到一个普通人的身份。
    或许三十多岁就退休,对于一个人来说有点为时过早了。
    但是不能忽略的是周文这十几年是以漫游人的身份在工作的,他这十几年展开来的话,实际上是折叠了无数时间在其中的,对他来说,耗费在其他时间线和非正式时间领域内的时间和精力,可能有几辈子那么长了。
    所以,退休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不好的选择,而应该算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当然,就算他想继续下去,他的身体也无法继续支撑了。
    ……
    除非他找死。
    ……
    告别阳和巴恩斯。
    周文通知两人,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使用漫游人的能力,往后,他大概率是不会再使用这个能力了,虽然阳是不太相信,但是这完全是周文的自由了,别人也管不着。
    结束这场三年后初次见面的交谈,大家都能够感觉到,短期之内是不会再见到周文了,原因很简单,从现在开始周文和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没有特别的情况的话,肯定是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了。
    从非正式的时间领域退出来之后,周文就消失不见了,很显然他并没有将自己的落脚点和阳他们放在一块,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就此别过了。
    废墟地上,剩下阳和巴恩斯两个人。新乐文
    不过他俩也没有觉得尴尬或者怎么样,毕竟一个脸皮无比厚,一个完全没有尴尬的那种情绪存在。
    “怎么说?”阳看着巴恩斯,问道:“继续打还是……想办法找一找我们接下来有可能遇到的对手?”
    对于周文所说的那些提示,其实阳和巴恩斯都只是将信将疑,宇宙当中肯定存在有比他们俩更加强大的存在,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地球就这么大一个小旮旯,多少年了都没有外星文明踏足这里,就连入侵者威尔人都是周文通过无数策划才引来的,所以浩航宇宙当中那些存在着的更加强大的生物,它们还真不见得就会看到地球这个小小的东西,就算看见了,估计也看不上吧?
    按照他们在永恒星系里的所见所闻可以得知,宇宙当中的文明还是非常多的,只是彼此相距甚远而已,既然有那么多的低等级的文明存在,那高等级的文明自然不会将这些芸芸众生放在眼里。
    阳他们想不出到底接下来所谓的危机的开端到底是什么。
    换句话说,人家也犯不着来这里捣乱呀。
    ……
    “不是说看不到未来的情况的么?”巴恩斯淡淡问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阳咧嘴一笑。
    他打了个响指,很快两人周围的世界就陷入到扭曲状态当中。
    周文说了什么,那是周文的事情。
    他现在已经不再是漫游人了,至少自己已经放弃了这一层的身份,那么他的话也只能当成一种参考建议,而不是真正的道理,对于这些未知的事情,阳还是更加倾向于自己一个人去弄清楚,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嘛,周文说得云里雾里的,什么“比你们俩更加恐怖的存在啊”、“超越漫游人等级的生物啊”,说不定那就是他自己瞎扯出来的。
    而且对于周文所说的他已经不能再看到后续的时间线内容的这回事,阳也深表怀疑。
    怎么会看不见,如果看不见的话,他为什么大费周章地把人类文明引到这条道路上来,之前不也看过了其他时间线的未来了吗?阳还记得之前周文就带着他看过了人类战争输给威尔人之后的地球世界,那相对于现在来说就是一个很远的时间点了,只不过不属于同一条时间线而已。
    总之还有太多的问题等待着阳去搞清楚,所以无论如何最好还是自己去搞清楚一下。
    ……
    “走吧。”
    巴恩斯淡淡点了点头。
    他这一生都在为了战斗而活,如果真的如同周文所说的那样,撇开人类世界不管之后还有更大的危机的话,他当然原因去见一见,那所谓能够真正威胁到他的生物到底是这样的一种东西。
    如果是垃圾,那另当别论,巴恩斯会回到地球,或者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寻找其他生存的意义,比如永恒星系,那如果真的存在那种强大到离谱的地步的生物,并且在未来会成为巴恩斯的敌人的话,巴恩斯是很愿意接受这样的一种状况的。
    他从来没有畏惧过战斗,过去不会,未来也不会。
    “走走走。”
    阳笑嘻嘻地招呼巴恩斯跟上。
    ……
    很快,这俩刚刚从非正式时间领域里面走出来的人,又一次消失在原地。
    ……
    按正常来说,阳作为漫游人,他在时间线内行走是完全自由自主的。
    唯一怕的仅仅只是迷失而已。
    但是这一次就出问题了。
    他直接进行对未来时间线的长距离跳跃的时候发现,好像有点行不通。
    阳和巴恩斯的落地点,并不是一个稳定的时间线。
    而是一个正在发生着时间线坍塌的端点。
    周围的一切都在快速地进行湮灭,物质、分子……所有的一切物理世界定义和规则,都在发生崩坏。
    阳根本不敢停留,在短暂的看了看四周围扭曲的画面之后,他就带着巴恩斯立马离开了。
    ……
    “什么鬼东西?”
    阳晦气地嘀咕着。
    他发现刚才那个世界已经是在溃散的边缘了。
    也就是说,未来是崩塌的?
    但是也不对啊,时间线是贯穿联系在一起的,如果未来崩塌了,那么现在肯定也会崩塌啊。
    可是现实时间点是完全稳定的,并没有存在任何崩塌的迹象。
    ……
    巴恩斯对于时间线的这些理论一点儿都不了解,所以并没有发表任何观点。
    阳可是烧死了好多脑细胞。
    未来世界是不稳定的。
    换句话说,还真就是周文所说的那样,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应该并不是整条时间线在发生崩塌,而是整个未来都处在一种不断变化的过程当中,那是未知的,无数种可能性都在缓慢地诞生,同时又在进行着崩塌。
    那是诞生和崩塌的交替过程。
    阳他们只是正好踩在了一个崩塌的可能性上。
    ……
    有点类似于,薛定谔的猫的那种定律,或者应该说是,薛定谔的线……
    ……
    他俩刚刚好出现在了一个正在处于崩塌过程的时间点上,那里的一切因为现在正在发生的某件事情而彻底毁灭。
    也就是现在所塑造出来的时间线并不完整,后续是一个混乱的存在,看不清,也摸不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