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2章。未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闹了半天,原来是你特么自己不打算接着干了。”
    阳翻了个白眼。
    他算是弄明白这家伙心里头在打什么主意了。
    敢情就是不打算继续干下去了,让阳给他当个收拾烂摊子的接班人。
    “你这也太不厚道了,我寻思你把我弄成漫游人就是为了给你擦屁股的吧。”
    阳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文。
    然而周文却笑嘻嘻的说道:“别这么说,不也是你大费周章把我给弄成漫游人的。”
    “放屁,你本来就是漫游人,老子只是捞了你一把而已。”小剑摇摇头。
    后者依旧死皮赖脸:“可别这么说,我俩基本上都算是同一类人,相煎何太急。”
    “老子跟你可不是一类人。”
    小剑翻了个白眼。
    他知道周文这个人的脑子里坏水多的很。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那个反派,因为他的手段比任何人都要狠,为了图谋一个真正意义上可以营救人类的未来,他甚至不惜制造出一场文明轻掠战争,以无数人的性命作为代价去博取一个有可能完全无法实现的未来,这得有多大的心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心,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和他共事,在阳出现之前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和周文共事,所以可想而知这个孤独的时间漫游人到底内心有多么强大了,单凭自己一个人就决定了一个文明的兴衰存亡。
    所以在阳看来,周文跟他差不多,其实都是疯子,甚至他比阳还要疯狂一些。
    “别以为我不晓得你现在在想啥,不过怎么咒骂我都没啥用,我现在就只想要把锅都甩到你的头上,仅此而已,如果以后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们可能都不需要再进行会面了,世界变成这个样子,已经百分之九十达到了我的预期,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带着我的女儿去周游世界…线。”
    周文耸耸肩神色轻松的说着。
    “至于你,我只是说人类文明的事情结束了,但是在你身上还有很多未了结的事情,不仅仅是对时间线的修复和维护,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发生,你的人生到现在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始,前半生的这些纷争地战斗,都仅仅只是你的成长过程而已。”
    阳对于周文所说的话非常嗤之以鼻:“你可别在这儿叨叨了,我守护完地球还得去保护宇宙是吧,老子可不玩那种脑残剧情,其他世界的人的死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老子从现在开始不会相信你嘴里说出来的任何一个字。”
    “不信就不信啦,我反正是无所谓。”
    周文摊了摊手用非常无赖的语气说道:“信不信都已经是事实了,现在就算是时间线崩塌也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甩手掌柜了现在嘿嘿嘿。”
    这个b的笑声要多贱就有多贱,把阳看的拳头发痒。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家伙这么能作死?
    如果放在三年前的阳,这会儿肯定已经跳起来把周文砸进地面里了。
    …
    周文彻底和时间线撇清了关系,加上现在确实人类世界也不怎么需要他这个家伙继续保驾护航了,所以确实没有他啥事了。
    但他所说的阳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让阳感到非常诡异,就好像,这个家伙知道一些什么事情一样。
    虽然周文没有明说,但他确实有提到过关于阳的未来的一丢丢说法。
    阳现在已经进化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高度,就算是在永恒星系,他也是属于战斗力金字塔尖端的存在。而前面所经历过的一切,就像是一个超级生物的成长史,从默默无闻到后来一跃成为高级进化者,阳的进化非常成功,他也迎来了自己的最巅峰时期…
    他不晓得自己往后的人生还会遇到什么,但是从周文的只言片语里看起来的话,貌似好像阳未来的人生还挺刺激的…
    这就有点让他感到纳闷了。
    …
    不过,回忆一下之前,阳为数不多的几次见到未来的自己的样子,貌似,那个人身上永远都布满了新旧纵横的伤痕伤疤,而且看起来无比沧桑,一点儿也不像是从二十多岁就开始养老的角色,而更像是一个在漫长岁月里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的狂战士一样。
    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貌似周文的话不无道理。
    但是问题在于,世界的战争已经和阳没有关系了,人类世界的一切不再需要他去操心,那么到底还有什么战场是需要他出现的?
    应该没有了吧?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永恒星系那边,但是阳并不认为永恒星系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他去做的,那里的一切和他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
    就算法庭想找他,也基本上是不可能成功的。
    …
    “鬼知道你在说啥。”
    阳摇了摇头。
    …
    “不知道没关系,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周文笑眯眯的又要了一杯咖啡,边喝边说道:“不得不说你没有杀死巴恩斯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这个家伙往后有很大的作用,如果没了他,你的日子会很难过的。”
    周文打了个响指,接着一个人影就出现在他们俩的桌子旁边。
    赫然就是特么的巴恩斯。
    阳眯了眯眼,差点没忍住直接站起身来。
    毕竟他俩之前才打过一场生死对决,现在再次见面,多少是有点分外眼红,战斗时候的那种生死搏杀的感觉还历历在目呢。
    阳很奇怪,巴恩斯明明就被他关进非正式的时间领域里面去了,周文是怎么把他给放出来…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都当了十几年的漫游人了,你才当多久…”
    周文敲了敲桌子,示意巴恩斯坐下来,别那么激动。
    “有话好好说吧~”百花文学
    …
    “可惜,没干死你。”巴恩斯挪了挪身子,坐到了阳的身旁。
    他现在看起来比之前的狂暴状态稳定很多,就像是一只发狂的野牛突然间平静了下来一样,虽然身体依旧是红色的能量物质组成的,但是至少看起来很像一个人类,而且在身上裹着严严实实的衣服之后,比阳这个明目张胆把脸露出来的家伙看起来正常太多了。
    …
    “要我说,你俩其实根本就不需要那样去打个你死我活,本来你们也没有什么大仇恨,无非就是……哦仇恨还是有的,但是嘛,时间是会磨平一切的问题的…”周文尝试着调节一下两人的矛盾。
    但阳打断了他的话:“你在调解矛盾这件事情上的水平太次了点吧?”
    “被你发现了,这个不是我的专长。”
    周文耸耸肩,表示确实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总之,你俩要是愿意打,就继续打下去,反正我也管不了,搞不好你之前见到的那个浑身是伤的黑衣服老头就是被巴恩斯给揍成那样的。”…
    阳瞥了巴恩斯一眼:“算了吧,他能把我打成那样,爷跟他姓。”
    …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俩依旧是势同水火,但是再次见面没有直接开打而是成功在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的,这就已经证明了他俩和解的意图了。
    否则,就算是有周文在场,也拦不住开打起来的两个人。
    而且周文的话,实际上也引起了阳和巴恩斯两人的警觉。
    那就是,过去他们所见过的那个黑色斗篷的沧桑老人。
    那是老年版本的阳,而那个版本的阳,看起来像是经历过很多磨难了一样。
    无法想象,阳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的存在,在老年的时候会变得那么的凄惨,到底是如何恐怖的东西或者生物才能够把阳摧残成那个鬼样子。
    要知道,就算是面对上永恒星系的超级起源者,阳和巴恩斯也能够做到从容不迫地应对对方,丝毫不会受其压制。
    然而在阳的记忆当中,年迈的自己,并没有他想象当中那么强大,甚至于可以用孱弱来形容了,在之前用威尔人的熔炉熔炼第六区的时候,六年前的阳,见过了年老的阳,尽管在那个时候的阳眼中,黑色斗篷的狰狞老头战斗力相当骇人,但那是因为,当时的世界,威尔人的普通士兵都可以轻松压制着阳了,那时候身子都还没有噬神者的出现,所以年迈老头看起来有很强的即视感,可实际上放到现在来看,相较于现在的阳和巴恩斯,那个老头就一点而也不猛了。
    可以说很弱。
    意思是,年老之后的阳,就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这是阳不太能够接受的,他晓得自己未来并不会很太平,但是他不认为自己在别的战争环境里就会输,尤其是当他如今已经是这样的巅峰实力的情况下,自信心已经膨胀到了非常高的地步,你告诉他,“你不仅会变老,而且老了之后会变成一个屁用没有的臭老头。”
    这是阳完全没有办法接受的…
    听起来像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老去的阳是什么样子的他们都见过,事实是没有办法被反驳的。
    但,对于漫游人来说,事实是可以被逆转的。
    …
    “现在我知道了我以后的惨状,那我就有资格去扭转未来的惨状了呗…”
    阳倒是相当想得开。
    他甚至都没有多想什么,因为按照他现在的状态和实力,碰上任何生物他都敢上去硬肝,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至少是地球威尔文明永恒星系文明之外的存在了…
    …
    “……”
    巴恩斯一如既往一言不发,像个自闭儿童一样。
    不过他倒是没有继续用杀人的目光盯着阳了,这是很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情。
    …
    “总之今天大家好不容易凑到一起了,能放下的东西就放下,放不下的就继续打,反正这里是非正式时间领域,你俩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只是想告诉你俩,人类的战争跟你们暂时是没有多大的关系了,但这并不代表你们的战争就此结束了。按照我多年来对时间线内所有规律的把握,任何已经发生在世界的真实事件都是有着一定的诉求结果的,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发生的时候必定有一个线性指引的结果,随意你俩虽然说能够走到今天这种程度的确是多方面因素结合起来的结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着怎样的一种特定环境需要你们两个的出现。”
    周文一次性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的意思大概就是,你俩变得这么猛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的历史任务或者使命的!
    这话听起来很扯淡,实际上……也确实是扯淡的。
    阳反正是一点都不信,巴恩斯更加不信。
    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他们两人所经历过的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一个不断增强的过程罢了,而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更多的是后者对前者的补充的修复,有的时候还得专门从后时间线穿越到前时间线去把之前的毛病搞定清楚。
    这和周文所说的使命论是完全相反的,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
    “你是科学家,怎么也整这些神经兮兮的唯心学说…”阳瞥了撇嘴。
    但是周文却摇了摇头反驳道:“可不是什么所谓的唯心学说,这是摸索出来的规律…”
    “行吧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当甩手掌柜的人又不需要负什么责任,就硬瞎掰也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阳摆了摆手不打算和周文争下去。
    “总之嘞,就是给你们俩提个醒,具体有什么东西是能够威胁到你俩的,相信你们应该比我更有概念,那种级别的存在,肯定就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应付的,我要说的是,地球经不起这种级别的生物的折腾,不管在未来,你们俩如何跟那些未知的存在进行对抗,总之别把祸事给引到地球上来,我可不想精心策划了这么多年才争取来的人类文明一下子被碾成烂泥。”
    周文语气平淡地说出自己的担忧。
    …
    “搞得好像你有多么忧国忧民一样。”阳翻了个白眼,随后接着说道:“要不我去看看未来?至少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对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