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1章 机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阳在这条时间线里逛了整整十年。
    最后终于让他找到了问题所在。
    …
    这要直接追溯到四十年前。
    也就是他们在设置进化者起源的时候,非洲…
    情况是这样的。
    当时带着共生体的运势坠落到地球上之后,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团队都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那边。
    其中就包括了,来自东方的最高研究院,也就是,后面周文所进入任职的这一所。
    所以按照正常的规律来计算的话,那些来自周文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会被巴恩斯释放的基因结构体所同化,他们会带着这部分可传染的基因规律,回到亚洲,然后进行传播开。
    正常来说他们最先回归的应该就是最高研究院。
    但是出了问题,他们这一伙人并没有及时回到研究院。
    因为其中有一个小小的插曲,打乱了这个节奏,那就是,当时阳把共生体全部吞噬之后,一行人所选择的离开的方式,是随便从现场的所有飞机里开走了一辆。
    而好死不死的,他们开走的那一辆,就是来自于最高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的。
    …
    阳一路跟随着进行调查,他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那些丢失了飞机的研究院学者和专家们,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回家,就只能乘坐同行的其他国家的研究人员的飞机,暂时在非洲本土的研究院停留下来,寻找其他途径会亚洲。
    这本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个选择,但是就在那个时候,不死鸟出现了。
    不死鸟公司以为现场的陨石里有什么东西被非洲的学者们带走了,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袭击了那里的研究所。
    整个研究所,无人生还。
    …
    在看到不死鸟的武装者出动的时候,阳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
    所以并没有感觉非常的意外。
    那如果是这样来看的话,就像是因为某种时间线内的巧合,导致了周文没有成功地被基因结构体感染成为进化者,看起来有点像是阳的疏忽所导致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发现了源头的问题,那就很好解决了。
    阳没有在这条时间线里出手拯救非洲研究所的人,而是跳过到原来时间线的起点,在他们原先随便挑选飞机准备离开的时候,动了一下手脚,让扎克选择了另一架。
    这样一来,亚洲研究院的那些人就成功的抵达了自己的老家。
    从此,研究院内,就成了当时亚洲的基因结构体扩散开来的一个核心区域。
    这就和阳原来所熟悉的节奏完全相同了。
    其实他有一些疑问,既然后面的世界都已经出现了共生体了,那为什么唯独周文没有进化,按理来说,即使是那一伙人没有成功回到亚洲,可是散布在世界的其他区域的携带者,最终还是会把这些结构体的因子传入亚洲,进而让周文也被感染的。
    但是后来阳就弄明白了。
    他忽略了一个传播速度的问题。
    从共生体降落到地球,到周文出生并且进入研究院。
    这期间有整整二十多年时间。
    可就是这二十多年的时间,让周文完美的错过了所有有可能出现在他身边的感染者。
    在他进入到研究院之后的漫长一段时间,一直到他死亡,他都是处于自我封闭隔离的状态当中,这是最高研究院对所有学者的一种特殊的保护方式,可也正是因为这种保护方式,让周文从头到尾都没有接触到基因体的传播。
    他就那样一直活到了三十岁,死在不死鸟公司的手中,何其的憋屈和无趣。
    …
    在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阳立即返回了现时间线里。
    他要求证一件事情,到底周文有没有回归。
    周文从始至终都是这整个漫长布局当中最重要的人物,甚至可以说没有之一,如果可以的话,从周文的角度去描述这个故事,他也完全能够胜任一个主角的身份……
    但是真实的情况就是如此,周文的起源来自于阳,阳的起源来自于周文。
    他俩并不是谁造就了谁的关系,而是本身就在时间线内形成了一个悖论圈,这个悖论圈,让世界演变成现在的这个局势。
    也不能说到底是主导了谁。
    表面上看起来一直都是周文在引导着阳,可实际上也是阳成就了周文,阳目前所做的所有事情,换做世界上的任何其他人,都无法做到。
    而周文同样也是无可替代的。
    咋说呢,天造地设的一对吧。
    就这么回事了,虽然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
    再次回到现实世界领域之后,阳总算是再次见到了周文。
    甚至都不需要他专门跑去找。
    在他刚刚抵达现实世界,周文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
    “这儿并不适合聊天。”
    周文看了看四周围被战争摧毁过后的模样。
    摇了摇头之后,他打了一个响指。
    紧接着,他俩四周围的废墟环境就直接变成了一个非常奢华高档的咖啡厅。
    “这还差不多。”
    阳直接在其中一个位置上坐下来。
    周文示意服务员他们需要两杯黑咖啡。
    …
    在优雅舒适的环境当中,伴随着舒缓的轻音乐。
    阳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文:“死了之后又活过来的感觉不错吧?”
    “确实挺不错的,这种还跟你那种死了之后再活过来有点区别,我是直接被抹除掉了啊。”
    周文笑眯眯的挠了挠头。
    服务员把咖啡端上来之后,目光有些怪异的看了阳一眼。
    阳则是完全没有把对方的目光放在心上。
    看得出来,这个非正式的时间领域是言顺着过去时间线的,也就是阳和周文见面的地方被摧毁之前的状况,看得出来,没有战争的年代里,人类世界还是过得美滋滋的。
    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服务员见到阳的时候目光有点怪异,因为阳的造型实在是一言难尽。而且放在对方的时间线上的话,阳的身份在世界范围内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虽然并不是什么超级罪犯,因为没有威尔人的世界里,他也没有变得这么强,对人类来说他就是一个进化者。
    好在有脸上的这些花纹,让人并没有认出阳的真实身份。168
    这大概就是时间线的混乱之处了。
    …
    “非正式时间里你也蛮出名的奥。”
    周文调侃了阳一句。
    他的状态看起来非常好,比上一次和阳见面的时候要好很多很多。
    上一回两人的正式见面,周文带着阳去见了一下威尔人战胜人类之后的世界。那个时候的周文,怎么看怎么一副肾虚的样子,完全没有一丁点儿活力。
    看着就像是一个快死掉的人一样。
    而这一次的周文,就和阳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差不多,那个三十多岁出头,精力旺盛的周文。
    “你看起来状态还挺好。”阳低估了一句。
    周文点点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真的就是这样。”
    随后他又话风一转。
    “你既然走到这一步了,我想后面的事情基本上也用不着我去怎么管了吧。”
    他的话让阳多多少少有点不是非常理解。
    “啥意思?”
    阳眨了眨眼。
    而周文则是淡淡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已经成为一个漫游人了,而且你的实力基本上也到达了最巅峰的状态,我之前的一系列策划也基本实现了,现在的人类世界并不需要我或者你去做什么辅助,任凭人类自己去发挥就可以了,其实你就算不救活我,对大局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一切已经固定下来了,我和你在成为漫游人的时候,这个世界时间线和我们就是相互独立的两个存在了,即使你没有回到过去修复那些错误,消失的也仅仅只会是我一个人,而不会牵扯到整条时间线的崩塌,所有与我有关的事物,依旧会存在着,不过既然你都大费周章地把我救活过来了,那我也乐得自在,就那样死掉确实有点可惜,我毕竟还年轻。”
    周文笑眯眯的看着阳,说出了真相。
    “啥子哟,原来不会产生影响的啊”
    阳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可能真的就懒得大费周章的去把周文捞回来了。
    这属实有点白费心神的意思了。
    “反正你就当还我一个人情了呗。”周文摊了摊手,说道:“再怎么说当初也是我一手把你塑造成如今这样的人物的,你现在把我重新捞回来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最多烧坏一点脑细胞,就当是自己多熟悉一下这个世界的时间线的规律就可以了呗。”
    他喝了一口黑咖啡,然后向服务员要了两块巧克力蛋糕。
    “我不用了谢谢。”
    阳摇了摇头。
    他现在对食物这种东西并不是非常感冒。
    但周文瞥了阳一眼,说到:“也没说是给你的呀,我吃两份。”
    “行吧…”
    阳摇了摇头。
    …
    周文很快速的收拾干净了两块蛋糕,然后接着说道:“也就只有在非正式时间领域里才可以这样为所欲为了。”
    “你还忌口甜食?”
    阳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文。
    “哪来这么多毛病?”
    “我毛病再多能有你多?”周文淡淡的瞥了阳一眼。
    “彼此彼此。”
    阳耸耸肩。
    他对周文问道:“所以按照你刚才说的,我们真的就撒手不用管了么?”
    对阳来说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就像是他一直在为某件事情而战,然后突然间被通知,他永久性休假了。
    这特么就很失落很蛋疼。
    …
    “想啥呢,我是说人类世界的进阶问题不再需要你我去操心了,可没有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没有任何事情做了。”
    周文摇了摇头说道。
    “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阳摊了摊手。
    “你是漫游人,维持你自己存活的方式就是维持时间线的不断延续,这一点相信很久之前我就向你解释得非常清楚了。”
    周文接着说道:“人类文明的进阶与否已经是定数了,没有初代的威尔人不足为惧,他们可以自己搞定接下来的事情,更何况还有扎克那样的聪明家伙的存在,不会出问题的,你的任务不再是维持人类文明,而是要转而维护时间线了。”
    他这一段话把阳唬得一愣一愣的。
    什么叫做,人类文明和时间线…
    阳一直都把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了。
    在他眼中,崩塌的时间线里,人类文明是彻底毁灭的,但实际上这是一种自我疏忽情况下所导致的误导。
    毕竟之前周文带着阳看过了人类世界被威尔人屠杀之后的结果,在那条时间线里一切都是虚无的,这也导致阳把事情搞混了。
    实际上,这两种是完全不想干的事情。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阳皱了皱眉头。
    他和周文两人之于人类文明的指责实际上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完全全是时间线上的维护了。
    这个时候开始,阳才真正意义上的负起责任,一个漫游人的责任。
    为一条时间线保驾护航,实际上也是他对自己的本我的生命的负责。
    …
    “意思就是这事儿没完了呗。”
    阳耸耸肩。
    他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压力,相反,他反而有些兴奋了起来。
    作为一个超级生物,他从来都无法习惯闲来无事的那种生活节奏,更重要的是,只有忙碌于战争,他才有活着的感觉。
    尽管过去的生活当中无时无刻都有着生命的威胁在环绕着他,可是实际上阳并不排斥那样的生活。
    他只有一直沉浸于战斗当中,才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这个事实。
    …
    这可能也是阳的可悲之处吧。
    …
    “诶不对啊,你特么不也是一个漫游人吗,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往后这条时间线里的事情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一样?”阳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确实是没有什么关系了呀,我的生命已经在上一次的时候就已经终结了,往后时间线的存在与否,并不能威胁到我的存在,因为我死过一次了,我和这条时间线彻底互相独立开来了,懂我的意思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