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0章 填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条时间线里,周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天才……听起来可能不大通顺这句话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在末世里,周文本应该展现出来的那种超级能力,在这里完全没有丝毫的的体现,他是一个科研天才没有错,可是在短暂的一生中,似乎也没有做出什么非常特殊的贡献,他在研究院里呆着的短短十几年完全不足以实现你在科研领域的抱负,直到最终他被不死鸟公司的火焰吞噬的时候,都没有丝毫建树。
    这样的话,就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在阳那条时间线里周文会消失不见了。
    他不是死了,也不是在外面迷失了,而是一种时间空白所导致的突然消失。
    ……
    也就是说,周文成为漫游人,这本身就是一个时间空白上的设定。
    和进化者的出现一样,它们都需要有人为去制造那样一种起源。
    说起来很扯淡吧。
    但就是这样,阳在成为漫游人之后,他的任务居然是回到过去去把周文变成漫游人。
    这又在时间线上形成一个圈圈悖论。
    就是,周文制造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变故,他把阳变成超级战士,把阳变成漫游人,但是回过头来,反而需要阳穿越过去,去把周文给变成漫游人,一切的因果关系套到一起,变成了一个圈。
    就和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
    ……
    比如,阳当初还没有去将第一战的时候的外星战场给处理妥当的话,那么他所处的时间线就开始出现问题,他的意识里,开始有第一战人类彻底战败,虫洞最终也没有关闭的画面出现,直到他和巴恩斯等人去到第一战的时间点,把虫洞另一侧的战场解决了,这才稳定住了现在已经发生的一切事实。
    说白了就是填补空白。
    然而任何人都可以是空白,阳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周文本身也是一个空白。
    这特么就相当不合理了。
    作为一切的起源,周文是塑造这个时代的所有变故的人,他一手策划了威尔人的入侵,一手策划的所有战争过程当中的变故,将人类放到了一根独木桥上,却有一直都在维持着这跟独木桥的平衡,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整个世界的灭亡,然而就是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他本身就是一个不合理存在,他需要有人去填补他过去的空白,否则一切就有可能会全部崩塌。
    而崩塌的第一步,就是周文的消失。
    已经很多年了。
    周文在自己的空白过去得不到填补的情况下,他率先消失。
    因为不合理的存在就是不合理的存在,时间线开始崩塌的时候,他自己作为那个崩塌点,他就会最快消失。
    ……
    这就是时间的规律。
    ……
    但是,作为一个漫游人,他为什么不自己去修补自己的空白过去?
    他随时可以回到过去的啊……
    阳一开始是想不通这一点的,他看着另一条时间线的周文被大火吞噬的时候,脑子里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周文肯定是知道自己存在过去空白的这个事实的,可是他并没有进行自救,这是为什么?
    这种自救的理论在时间线理论上是完全行得通的啊。
    ……
    唯一的解释就是,在周文的记忆当中,他之所以成为漫游人,并不是一个未来的自己赋予他的这份力量。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并不是未来的自己赋予的,所以即使他回到过去,强行让自己变成了一个漫游人,但是那样也依旧不能够未定住这条时间线,仅仅只是创造出另一条时间线分支而已。
    但是周文是什么人,阳再清楚不过了,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阳才是那个让周文变成漫游人的人。
    是他把周文变成漫游人的。
    从周文的角度来说,他并不是没有尝试自救,相反,他一直都在努力的进行自救行动,他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对阳的提升和各种安排设计,都是在引导这样一步一步成为漫游人,而阳成为漫游人的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回到过去去把周文也变成漫游人。
    听起来有点混乱吧。
    周文把阳变成漫游人,是为了让阳把他变成漫游人……
    时间线在漫游人身上是没有先后这样一种概念的,也就是说,这个圈圈,到底那里是起点,无人知晓。
    到底重点是在于阳成为漫游人还是周文成为漫游人,没有人能够弄清楚,包括他们俩自己。
    ……
    在阳彻底弄明白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之后,他也觉得很无语。
    因为他本身对时间线的理解还相当浅薄,能够get到这一点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他没有想到,周文这个本应该是一切的起源和幕后推动者的家伙,居然本身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存在。
    这个玩笑可真特么开大了,如果阳一直都没有能够get到这一点的话,周文的消失,仅仅只是第一步,紧接着后续就会出现整条时间线的崩塌,他们为之所作出的无限努力,最终都会归于灰烬,湮灭会抹除掉他们已经经历过和得到过的一切。
    那就太特么扯淡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阳也立即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周文已经消失了。
    他在时间线上是不稳定存在,需要有人去把他空白的过去进行填补,否则时间线就从他为基点开始进行崩塌。
    ……
    阳马不停蹄的回到自己的时间线。
    然后顺着逆流,直接抵达了三十多年前。
    那时候,是周文刚刚出生的时期。
    看着在刚刚出生的周文,阳站在隔离室玻璃外,目光复杂。
    现在的问题是,他已经见识过了没有成为漫游人的周文的短暂一生,可是,真实世界里的周文是怎样变成漫游人的?
    这可就把阳给难住了。
    ……金沙中文
    阳对此是一无所知的啊。
    他也没有办法在这条时间线内阅读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很简单,因为周文已经先一步崩塌了,他所存在过的一切,都变成了虚无。
    阳看不到过去所留下的痕迹。
    ……
    对他来说,成为漫游人,仅仅是因为他本身的反物质能量体系的那种超级模仿能力。
    在几年前,周文带着他在非正式时间领域和真实时间主流之间来回穿越了整整上千次,在那上千次的自毁实验当中,阳虽然本身没有明显的感觉,但是他的体系已经悄无声息地将周文那种对时间线的共鸣力量给瞧瞧记录了下来,他肢体就此已经学会了对时间线的感悟,穿越的本能已经雕刻在他的基因里了,阳所需要的仅仅只是时间,足够长的时间,让他逐渐去摸索和掌握这样的一种特殊能力。
    然而他知道,周文肯定不是这样成为漫游人的。
    周文没有其他的进化者能力。
    至少在阳看到的那个普通天才的周文版本的世界里,是这样的。
    即使是在真实世界里,周文也仅仅只有时间跳跃这样一种能力,他不具备其他的进化者力量,也就意味着,他成为漫游人的方式,绝对不可能是和阳一样的,他没有和共生体融合,也没有反物质能量体系。
    而且据阳所知,周文和他还是有区别的,阳因为本身有着无穷无尽的反物质能量的补充,他在时间线上的穿梭是非常轻松的,所有能量的消耗是他完全可以支付得起的,但是周文却不是,他每一次的时间跳跃都会对自己造成非常严重的损伤。
    这也是他们两人的区别点之一,而这也基本上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周文撇开漫游人这一层身份之后,他就仅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
    ……
    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是如何变成漫游人的,阳上哪里知道去……
    ……
    漫游人的本质实际上是维度上的穿越,他们两人虽然都是漫游人,但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实际上都没有真正理解自己的能力的真谛,周文曾如此,阳也现在也是如此。
    阳看着那个初生的婴儿,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将一个一张白纸的人变成一个漫游人。
    这是理论上完全行不通的事情。
    他总不能像周文对他所做的事情那样,把这个孩子带着在现实时间线和非正式时间线里面来回穿梭个一千多次,看看对方会不会无师自通,把这种bug级别的能力给掌握下来,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啊。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阳得找的细节就非常非常多了。
    他知道周文不会无缘无故就掌握漫游人的力量的,但是从何下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
    很快,阳想起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他的记忆当中的周文,本身是具备进化者的基因的,因为周文所生下的女儿周歆歆就是一个进化者,这一点已经是事实了。
    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为,当初阳在世界上散播开来的基因结构体,是有波及到周文的。
    ……
    那么问题会不会就是……
    ……
    阳想了想,他直接理解这条自己的时间线,重新去到另一条时间线,那条周文被不死鸟公司炸死的时间线里。
    这一次,周文在被炸死之前,阳不惜干扰时间线,创造出一个新的分支,把周文从大火当中救了出来,他没有像之前那样目睹着周文被火海吞噬。
    获救了的周文,陷入昏迷。
    阳直接把这个已经是三十岁的周文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他通过调查得知,这条时间线的周文,在三十岁的时候还没有结婚,也就是,这里不存在周歆歆那个熊孩子。
    但是阳验证周文到底有没有被法庭的基因结构体感染,并不需要通过遗传来证明,他本身也具有法庭的那种能量源,只需要检查是否存在基础的共鸣就可以判断出周文的基因里存不存在潜在的突变型了。
    简单感应之后,阳瞬间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这条时间线内的周文,之所以没有表现出任何漫游人的力量,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被法庭的基因结构体感应到。
    ……
    很扯淡……
    阳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巴恩斯四十年前释放基因结构体的方式有问题啊,按照正常规律来说是一定要扩散到周文的身上,或者周文的父母辈的身上,从而将这种潜在突变型基因继承下来的。
    阳他们塑造进化者起源的时间点,就是在周文出生的十年前。
    这期间就有无数种的可能性了,到底是巴恩斯释放的基因结构体有问题,还是这十年当中某一个特殊环节出了问题,阳不知道,他只知道任何一种情况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一丢丢的小变动就会直接导致时间线出现分支,从而引动蝴蝶效应。
    ……
    “哇,整整十年时间,这样查下去,不是要把头发都给玩干净么。”
    阳翻了个白眼。
    他是真的不晓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
    但是查是肯定要查的。
    为什么没有基因结构体传播到周文的身上?
    事实上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可以存在的,因为并不是全人类都被这种东西感染到,同时也不是所有感染到的人都能够体现出基因的突变型。
    而阳也只能够硬着头皮顺着时间线进行逆推调查。
    他得找到问题所在,然后让周文获得这种突变的能力,否则,一切就是空谈。
    ……
    时间线之旅,正式开启。
    阳当然不想做这么枯燥的事情,在三十多年前的世界里乱逛,是存在风险的,毕竟一个漫游人最怕的事情就是在不属于自己的时间线和时间点里迷失了自己,所以他时刻都提醒着自己,这里不是自己的世界这里不是自己的世界这里真的不是自己的世界,他只是来执行任务的,执行完任务之后他还得回去呢……
    整整十年。
    阳得从中找到一条潜在的bug,修复这样一条bug,让周文成为进化者。
    或许根本就不需要他进一步做出什么影响,仅仅完成这一步,周文就直接变成漫游人了也说不定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