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7章 时代的残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战争时期还能被关起来的,要么就是像雷尔这样有一定特殊意义的。
    要么,就是这个家伙有着无法被原谅的过去。
    ……
    比如康纳马歇尔。
    ……
    隔着厚厚的空间封锁层,扎克能够看到康纳的影子。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以看见的东西了,这一层人为制造出来的隔离层,并不是普通人的视野可以穿透的。
    如果说,另外一个独立监狱里的雷尔已经是暮年颓唐状态的话,那么这里的康纳,就是彻底的自闭了。……
    他是旧世界的最大反派。
    至少至今人们都还是这么认为的。
    不死鸟公司十人高层的指挥官。
    到家今天人们依旧认为这个世界的所有危机都来自于不死鸟公司。
    这个从二战的时候就开始延续下来的超级科技机构,一直都潜伏着,直到几年之前突然反水,想要一举控制整个世界,如果当时不是雷尔强行插手补救的话,可能不死鸟的就真的将整个世界的大部分领袖人物都握在手里当成人质了。
    而威尔人之所以能够进入地球,说白了最初的起因也是不死鸟公司的降临计划。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让什么东西降临下来。
    最终导致了这场灭绝战争的开启。
    有的时候,一些站在背后操作着一切的人,是世人根本看不到的,世人只能通过已经发生的那些事情的表象做出判断,所以如果撇开阳和巴恩斯这样的人不谈的话,康纳马歇尔,才是这个世纪最大的罪人之一,阳此前的罪名是战争的挑起者,而现在的人们基本上已经认清了现实,威尔人就是来入侵地球的,没有所谓的挑起战争这一说法,将威尔人引入地球的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康纳作为这样的一个混蛋,他的下场当然不会很好。
    就算在三年期间的第二次战争当中,是他带着自己的小跟班艾玛,从初代的手中救走了珊莎和布奇,当时相比于他过去所犯下的罪行,这一次他所处的牺牲,并不足以将功补过。
    人类就是这样,如果你所发挥出来的有利效果没有达到他们的期待的话,那么世界上就没有将功补过这种事情。
    尽管在那一次的行动当中,有一个叫做艾玛的人,被初代钉死在空间上。
    她的尸体到现在还在美洲境内。
    因为处于异维度空间的交错位置,她的尸体没有腐坏,也没有被威尔人的熔炉所融化。
    那就像是一个非常凄惨的标志丰碑,挂在了空中。
    代表着人类第二次战争的残败。
    然而艾玛的死,并没有让任何人类觉得可惜。
    她和康纳同行,人们只会将她当成是旧世界时候不死鸟公司的一员。
    人们对于不死鸟的憎恨程度是非常高的,因为今天的一切,都是拜不死鸟所赐,所以对于任何一个不死鸟公司的成员而言,他们都不配得到世界的原谅。
    即使康纳已经做了出了自己的救赎了。
    他在初代的手中,救走珊莎和布奇,这等同于是留给了人类后续战争的一个希望。
    只有这两个人能够和初代进行抗衡,他们不能死。
    他们所代表的,是人类的未来。
    在这一点上,康纳和阳是有着绝对的共识的。
    他并没有奢望自己救下珊莎和布奇之后还能够保持自由之身,甚至于,当时的他都已经准备好被人类送上行刑架了。
    ……
    而且人类军方的确就准备这样处置他的。
    但是珊莎布奇阻止了军方的行动,他们两人在军方还是具有一定的话语权的,至少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全人类和整个军方都无比支持这两个孩子,所有人都欠着他们两人一条命。
    珊莎认为,这个人刚刚救了他们的命,不应该转头就直接被处死。
    军方高层最终妥协了。
    事实也是因为,在战争时期,对某些人物的惩处,远远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军方也不同意就这样放任康纳离去,他们需要将康纳控制起来,等于说,留下两个选项给了珊莎,拘禁他,或者直接杀了他。
    珊莎为了保住这个人的性命,亲自制造了这个封锁的空间场,把康纳关了起来、
    至少,她留了康纳的一条性命。
    也只有她能够做到这一点。
    因为康纳的能力就是空间上的物质调换,有点类似于周歆歆那样,所以普通的监狱是不可能关得住他的,也只有珊莎这样的空间控制可以把康纳控制起来。
    ……
    这算是此前战争过程当中的一个小插曲。
    人们并没有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而被关在地下监狱里的康纳,就和雷尔一样暂时性地被人们所遗忘了。
    ……
    “没想到你还活着。”
    独立牢房里传出来康纳沙哑的声音。
    扎克则是翻了个白眼:“这是我半个小时内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看样子你们都挺期待我死掉的吧?”
    “那,这样的话,那个人应该也回来了吧?”康纳继续说着。
    “对,回来了。”扎克点点头。
    从康纳的话中不难感受出来,这个家伙是有怨气的。
    至于具体是因为什么,扎克就不晓得了。
    “你们真是命大,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连看都不用正眼看你们,公司里任何一支战斗武装都可以轻松抹杀掉你们这些人,谁能想到今天一个个变成了这样的怪物。”
    很显然,康纳并不像雷尔那样具有了解外界情况的待遇。
    雷尔只是战争的一个牺牲品,而康纳,则是真正的罪犯,他被关进这里是因为自己过去犯下的罪行,性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不死鸟就算了吧。”扎克摇了摇头,说道:“一个工具而已。”
    “呵呵呵……”
    康纳发出了阴森的笑容。
    因为扎克的话说的非常直白,也非常真实。400
    不死鸟公司,这个明面上是旧世界最大的反派机构,但是实际上,从各个方面来说,这就是一个工具,一个被威尔人、周文等人所利用的工具。
    一直到这个工具彻底瓦解之后,其中以康纳为首的领导人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总之说白了就是一把辛酸泪吧。
    也不晓得当初这些不死鸟高层们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事情,总之他们内心所追求的东西,有点过于虚幻了,所谓的不死鸟的降临……在今天看来就是一个笑话,而这个笑话,则是造就了一场灾难。他们用科技的手段,去追求一些不存在于现实的理想化的东西了。
    在扎克看来,这才是最致命的。
    ……
    “既然回来了,那你们应该是已经去过了那片……罗阳说过的那个世界了吧?”康纳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很显然,他是知道阳他们此前的行动计划的。
    因为那个时候,阳和扎克在解决空间问题的时候,采取了一个非常冒险的计划,那就是直接进入到威尔人的本部,唤醒初代。
    这是人们所无法想象的一次惊险经历,而那一次,就是康纳配合阳完成的。
    他们成功地从初代手中,夺走了所谓的传承。
    也正是依靠那玩意儿,阳他们才能够进入到神域。
    当时他们都不晓得那是什么,而就现在来看的话,大概率是法庭那个基因规则经过时间的转变之后所呈现出来的另一种形式,和神域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
    “那家伙够损了,利用完我们的能力之后,就直接扭头消失,一消失,就是整整三年,跟死了一样。”
    康纳说出了一件扎克所不知道的事情。
    那就是当初他和阳达成共识的时候,阳曾经答应过他,只要事情成功了,后续他们进入神域的时候,也会带上康纳和艾玛。
    这是扎克所没有想到的。
    康纳和阳之间,居然还存在这样一层交易。
    ……
    “情况比较特殊。”扎克回想了一下,自己那伙人当初也是在非常危急的情况下才逃出去的。
    初代直接追到他们的基地当中,为了掩护其他所有人成功逃出基地,阳、扎克还有巴恩斯留下来断后,而他们最终从初代手中逃脱的方式,就是直接进行空间跳跃,脱离了这个世界。
    进入到神域。
    不过,扎克转念一想,自己好像也没有必要向康纳解释什么。
    所以也就懒得细说了。
    在他看来,想要进入神域的康纳,无非抱着两种想法。
    要么就是作为曾经犯过重大罪行的罪人,他知道这个世界容不下他了,不管是威尔人最终获胜,还是人类战胜威尔人,地球都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所以他想要借此机会,逃到神域,去一个新的地方继续生存。
    要么,就是这个家伙贼心不死。
    他心里还在执着这当年那个所谓的不死鸟的美好希望。
    ……
    而且扎克对康纳的判断,是更加倾向于后者的,原因很简单,不死鸟公司里面的人,其实都是天才,而天才到极致的人,说白了和疯子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在扎克看来,不死鸟公司的那些人,尤其是十人最高领袖层,他们实际上就是一群有着极短理想化世界观的科学家。
    这和纯粹的科研工作者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不死鸟的人,是在利用科学手段去追求自己脑海中某些虚幻的东西。
    彻底偏离了科研两个字的本质——务实。
    ……
    就是一群活脱脱的疯子和傻子。
    “我们的确去过那个地方了。”
    扎克并没有向康纳隐瞒什么,直接接说出了他们已经去过神域的事实。
    “可惜的是,那里并没有什么所谓的不死鸟。”
    ……
    “你以为我们脑子里的不死鸟,真的就只是一只鸟么……”康纳又发出了那渗人的笑声,这一次没有笑得多癫狂,反而是声音非常的低沉:“我们只是为了见到另一个世界,对我们而言,一个充满未知的地方,就是不死鸟,甚至可以说,是不是一个世界都无所谓了,是什么东西都行,只要它存在,那它就是不死鸟……”
    “看样子你是没救了。”扎克摇了摇头。
    康纳看起来多多少少是有点走火入魔了。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今天还是要谢谢你的。”康纳很爽朗地说着。
    “谢我?”扎克眯了眯眼:“谢我什么?”
    “谢你让我知道了有这样一个世界的存在啊。”他大声地说着。
    但扎克却更加不解了:
    “你特么都没有去到过那里,在这里乐个啥呢?”
    “去不去都无所谓,我只需要知道它是真实存在的就足够了。”康纳的回答依旧很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
    扎克今天来到这里也不是来见这个疯子的。
    在他看来,所有为了自己内心某个不可理喻的执念而执迷不悟的人,那些都可以统称为疯子。
    康纳就是这种人当中的典型代表之一。
    ……
    “行,你自己在这里图个乐吧,我看你过的也挺开心的。”扎克摇了摇头扭头离开。
    “行。”康纳的回答也很干脆。
    他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虽然在这里被关了一年多,而且是被他救回来的人亲手关起来的,但是相比于在知道真相之前就被人类处死,他今天得知了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这件事情,让他感到无比的欣慰和欢愉。
    ……
    可能这就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个残酷的时代里活着的一种方式了吧。
    扎克反正觉得有点失落。
    他今天进入监狱,见到了两个过去无比牛逼的人物,在旧世界,雷尔是明面上的科技第一,而康纳则是暗地里的科技第一,但是今天,这两个第一,一个老了,一个疯了。
    在时代变迁的今天,生物,应该就是更新换代最快的那一个群体了吧。
    或者换句话说,在高速进化的人类文明当中,在这个战争筛选机器里,康纳和雷尔实际上都已经被筛选掉了,他们是时代的淘汰者,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在这场争渡当中成为重要的一员了。
    这个战时的简陋监狱,也许真的就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